您的位置:主页 > 方滨兴 >

B站爆红的经济学教授陈平:亚当·斯密其实忽悠了所有人

时间:2020-10-17 11:51来源:未知 点击:

  师从诺贝尔奖得主普利高津,却半路转向经济学研究;居美40年,否定了十多位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理论,多次劝诫国人“要照美国人做的办法做,不能照美国人说的做”……

  生于1944年,完整经历新中国70周年的陈平对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批判、关于中国道路的解读,常在坊间掀起争议,但也让不少读者“醍醐灌顶”。

  作为第一批参加恢复后高考、受教于许多新中国科技界领头人物的陈平,他的经历非常丰富且颇具故事色彩。

  他最开始是学物理的,去美国留学之前是做氢弹和平利用的(核聚变),后来参与开创复杂科学,然后研究经济学。他曾先后师从于中国实验物理奠基者严济慈、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普利高津。也曾任中国留美经济学会会长,该学会网罗了包括林毅夫、易纲、钱颖一、田国强、史正富等当今中国经济学界的标杆人物。

  我的大学老师严济慈,他是发现钱三强的人,并且把钱三强介绍到尤里奥·居里的实验室,正好赶上核裂变的发现。尤里奥·居里是法国党员,在钱三强回国的时候向他建议中国要造。所以,应该说的元老能够进入世界科学之门是严济慈的功劳。

  当普利高津的学生,只有一个诀窍:千万别当粉丝。他能够喜欢你,全部是因为你能否提出一个问题,你提出一个问题他回答是“I don’t know”,你就明白你提了个好问题,而且你到了前沿,他能收你当弟子;如果你提了个问题,他能给你解答的,你只是重复了前人已经做过的工作,你是聪明的,但你不outstanding (杰出) 。普利高津不在乎成绩,只问我一句话,去他那里当研究生想干什么?我给普利高津写了一封信说:你要跨越物理学和生物学的鸿沟,我就想跨越物理学和经济学的鸿沟。他说这很难,但是你可以过来试试,结果我一试就试了二十几年。

  2012年,熊彼得协会请我去讲演,解释为什么亚洲会崛起、中国会崛起?我想了好几个词,讲复杂了没人听得懂,最后就用了“新陈代谢”这个词,解释成代谢成长理论。所有的那些演化经济学元老,一下就听懂了。我想这个问题,从1967年23岁开始,想了快40年,到了70岁才想明白中西方文明差别在什么地方,所以我觉得我还是挺坚持的。

  那么,中国和西方文明的差别在什么地方?我讲道理非常简单,中国因为多山少地,所以农业发展是以节省资源为目标的,具体方式是精耕细作,深翻、密植。中国只有百分之几的土地和水源,却养活了世界上20%的人口;西方10%的人口占有世界90%的资源,消耗世界50%的能源。

  我在美国的得州呆了三四十年了,得州的一个牧场,三口之家不赔不赚,需要多少土地呢?他需要100头奶牛,每头牛需要10英亩,所以100头就需要1000英亩,相当于6000亩。但是这样的农场又解决不了就业问题,美国包括拉美的城市贫民窟就这样产生了。反观中国在这一点上,就做得很好。现在,中国的钢铁、汽车、粮食都是世界产量第一。在规模经济取得成绩的同时,我们还有多种多样的范围经济。并且,西方的科学技术越发展,年轻人就业越困难,高科技消灭旧的工作岗位远远多于新创的工作岗位,所以他们现在会有社会危机问题。

  我当过铁路工人,成昆铁路眉山电务段。我的自号“眉山剑客”,说明我经济学研究的灵感,不是源于教科书,而是来自铁路工人的经验观察,以及学派交锋中产生的问题意识。

  斯密其实忽悠了你们所有的人。他那本书叫《国富论》,我是做物理的人,是非常较真儿的,他讲国家财富,什么是财富呢?有人一天到晚打电话问我,怎么保值增值?买房、买黄金能保值增值吗?我就说查一查亚当· 斯密说财富的定义是什么?你们大概没查过,实际上,他不知道什么叫财富,他拿这个东西做标题忽悠全世界的人,自己却说不出来财富是什么。好的科学家是比较诚实的科学家,他自己不知道他就引了一个政治学家霍布斯的话,说什么是财富,财富就是power,中国翻译power也有问题,培根有一句名言——知识就是力量,实际上我认为应该翻译成“权势”,中国人讲“势”,居高临下,我财富比你多,我控制了山头就控制了你。

  所以,他讲财富实际上是权势。这样看来,经济学的基本理论讲等价交换是不成立的。因为,如果你要等价交换,就必须让所有人没有贫富差别,等价交换怎么会有财富差距呢?你要积累财富一定是不等价交换。你说一个富人和一个穷人交易,俩人能平等吗?像美国控制了那么多资源,西方国家10%的人口控制着世界上90%的资源,消费着世界上50%的能源,他跟你讲公平贸易,有什么意义呢?现在,中国和美国的竞争不是在竞争人均GDP,而是在竞争谁掌握着国际分工的制高点,因为国际分工体系不是平等的。

  很多中国人抱怨中国有很多不合理的事情,但是要跟西方对比,我们要比它们表面合理合法但是又无效的事情高明多了。《孙子兵法》讲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,我说在全球化的时代,这句话要倒过来,要先知彼才能知己。很多人认为只要学习西方就能改变中国的弱势,我说你说反了,很多中国的弱势实际上是优势。

  譬如说中国的地区差距很大,中国人认为问题很严重。我说地区差异大有好处,假如上海人不干活了,安徽人、江苏人会跑到上海打工,如果将来安徽、江苏人不干活了,四川、甘肃的人也要来的,中国半个世纪不需要外来的劳动力。而美国成为富裕社会以后,美国人不干活靠墨西哥人干活,欧洲原来靠土耳其人干活,后来靠东欧人干活,最后靠北非难民干活。

  再比如说有人说现在中国的人均GDP不够高,正因为不够高,所以中国的环境污染和社会福利的压力没有西方大,中国才能把赚来的钱更新技术和管理,如果像西方那样都养娇了以后,哪里还有钱投资新技术,即使研发出来也没法投资。

  中国在过去40年里培养了大批人才,但一流人才在国内留不住,跑国外做出很多成绩了才回国兼职。这次贸易战你就会发现,美国对中国学者回国兼职有很大的恐惧心理。将来会有大批优秀人才回国工作,但现有的国内体制容纳不了这些人,学校都在大城市里,也没有经费的保障。

  如果我退休后还能做一件事的话,就是改变现有情况。现有情况要不改变,中国是没有可能占领世界科学的制高点的,而占领不了世界科学制高点,就永远要受美国欺负。所以我希望在我身体还能活动的时候,要把现在已经想到的问题梳理出来,大家一起好好做点事情,不辜负这个时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