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边城 >

边城瑞丽:从封城到解封的7天

时间:2020-09-23 13:32来源:未知 点击:

  当日,在这座因新冠病毒入侵而处于“防疫战时状态”的云南边陲小城,为了避免引起恐慌,政府决定取消这次警报鸣放。大街上只有单调的广播声在回荡,发出诸如“家有一根葱,就不要往外冲”之类的号召。9月14日22时封城后,这就成为瑞丽人最常听到的声音——居家隔离口号。

  偷渡者是9月3日进入瑞丽的。32岁的杨佐某带着3个孩子、2个保姆,自缅甸南坎非法入境。6人住进瑞丽市杨佐某姐姐的家中。之后,杨去过菜市场、公园、健身房。直到9月10日,她自感嗅觉、味觉不敏感,去医院做了核酸检测。

  一天之后,传闻四起。9月12日,从杨前去就诊的医院传出“1例疑似病例”的消息。当天,杨入住的小区封闭管理。政府暂时叫停了瑞丽市内所有的珠宝翡翠基地里的直播、交易等聚集性活动,商家们被要求接受核酸检测,“阴性者方可入场”。

  直播被叫停,对于瑞丽而言并不是一件小事。这里拥有全中国最繁华的珠宝翡翠交易市场。官方数据显示,瑞丽珠宝翡翠直播行业2019年交易额突破人民币百亿元,截至2020年5月,直播从业人员超过6万人。

  瑞丽市位于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,这块土地东、西、南三面环缅,像榫头一样楔进缅甸国版图的“卯”里。一位本地人形容:“缅甸打仗,子弹打到周边寨子里的(中国)村民家,是见怪不怪的事情。”

  这里的边境线公里,很多村寨一半属于中国,一半属于缅甸。这种现象在当地被称为“一寨两国”,边民跨国而居,“一不小心就入境了”。当比SARS还要凶猛的传染病袭来时,想要人为在边境线上拉起“隔离带”,并不现实。

  8月19日后,缅甸暴发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。根据缅甸卫生和体育部数据,3月23日该国首次发现2例确诊病例,到8月19日,累计确诊40例。之后却以平均每天174例的速度猛增,截至9月21日8时,累计报告5805例。

  在缅甸,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为若开邦、仰光省。疫情有从缅甸西南往缅北扩散趋势。目前,缅北地区与中国接壤的掸邦、克钦邦疫情较弱,但也在增强。

  瑞丽市公安局副局长尚正海在答记者问时表示:“瑞丽面临最大的压力就是疫情从边境陆路、水路输入,如果处置不当,将给全省、全国带来疫情扩散的风险。”

  这次偷渡的6人常住缅甸曼德勒省,他们8月31日离开当天,该省仅6例确诊病例。他们9月3日抵达瑞丽时,曼德勒增至10例。等到瑞丽宣布6人中2人确诊并决定封城时,曼德勒已增至102例。9月18日,曼德勒确诊病例数已达140例。据《缅甸时报》报道,曼德勒中心医院已感受到住院压力,政府正在准备一个拥有300张床位的医疗中心,以应对持续增加的感染病例。

  在瑞丽封城之前,缅甸疫情的蔓延已让中国边境地区感到防疫的压力。云南自2月20日以来新增病例34例,以境外输入为主。瑞丽对非法渡口进行了取缔关停,组建水上巡逻队试图斩断水路偷渡通道,并发动公众举报偷渡者。但这些都没能拦下6位“漏网之鱼”。

  事后,瑞丽市将抵边封控点从230个增至502个,警察牵着警犬在边境线小时封闭管理。官方分析今年以来的偷渡案件发现,大部分偷渡者从陆路接壤便道、小道偷渡。

  9月14日,瑞丽市政府宣布对城区全员开展核酸检测,费用由政府承担,并规定当日22时后,任何人无特殊情况不得进出瑞丽市城区,时间暂定一周。全市城区人员居家隔离。

  “封得太突然了。”消息宣布时,很多瑞丽人已经入睡,第二天醒来准备送孩子上学才知道封城了。很多人还生气,“两个偷渡者封了一座城”。

  9月14日晚,德宏州的出租车司机杨本树,从芒市的机场送旅客前往瑞丽,送到之后自己却被困在当地,他只好找个80元一晚的小宾馆暂住。有的在封城之前刚从瑞丽离开的生意人,则被目的地要求隔离观察。

  9月15日早晨,当地许多超市门口停满了电动车。居民开始囤货——鸡蛋、挂面、火腿肠、大葱、酱油、肉,泡面是最抢手的。而后新闻曝出有商家抬高肉价,但马上被相关部门处理。

  从9月15日早上去超市抢完鸡肉,瑞丽市民徐丹丹就不再担心这次封城会像当初武汉那样紧张。生活、医疗物资都有保障,政府规定“每个家庭3天可申请一次出门采购生活用品”。市区超市、菜市场、药店正常营业,医院也并未因封城而影响其他病人的救治,手术照常进行。城区之外,村寨的百货店也照常营业。

  “不恐慌了,很安心。”徐丹丹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武汉封城时,瑞丽虽然相距甚远,但也人心惶惶。“那时候为了抢口罩,跑了四五家药店,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,最后只买了4个”。

  封城后的瑞丽人,不必担心没有口罩可用。莲花清瘟胶囊堆在药店门口的桌子上,但购买者不多。街道上几乎没什么人,除了偶尔出现的前往核酸检测点的居民和缅甸籍外来务工者。就在整个瑞丽只有两人确诊时,摆着一张张空床铺的方舱医院已经建成。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前去检查时强调,“宁可备而不用,不可用而无备。”两个确诊病例在定点医院治疗,病情好转。与此同时,对偷渡者杨佐某等人依法追责的工作也在开展。

  两个病例,为云南的边境疫情防控敲响了警钟。9月14日,云南8个边境州(市)、25个边境县(市)进入了防疫战时状态。9月19日,云南宣布全省各级各地全面进入战时状态。

  封城一周以来,瑞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数字并未增加,一直是2。核酸检测“阴性”的结果与日俱增,最终停留在287354。

  3天内,完成28万余人的核酸检测并不容易。邻近地区相继派出1000余人支援瑞丽市核酸检测工作。

  瑞丽的社区工作者郭娟没想到这一切“会发生在自己的城市”。但她心里清楚,一旦发生,很多任务都压在了像她一样的基层工作者和医护人员的身上。封城之后,她陷入了通宵达旦的忙碌,比春节疫情早期更紧张。“把孩子托付给老人,就去现场了”。

  郭娟主要负责一个村寨的核酸检测与偷渡者排查工作。医生与物资到位时是9月15日凌晨,“到村寨里熬夜开始做,做到凌晨5点46分,没有了物资,才停止。”郭娟记得,“我就睡了5个小时。”等到用于核酸检测的物资送到,就又忙了起来。

  在瑞丽本市医护人员,和后续芒市、陇川、丽江等地医护的支援下,他们熬了两个通宵,大多数时候靠方便面果腹,做完村寨中1996人的核酸检测。

  “像我做的这个村寨是做了1996个人,起码有1000人是缅籍。”郭娟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缅甸人同样可以获得免费的核酸检测。缅籍务工者大多在村寨里面租房。大多数务工者都不是偷渡的,排查时找房东,有缅籍人员就一一登记,看通行证与“马崩丁”(缅甸的身份证)。“就我们排查的情况来看,都是来瑞丽几年以上的那种,长的十几年,短的半年多。”郭娟说,“缅籍人员(工资)便宜,我们这边做生意的喜欢找缅籍人员当小工。”

  除了22万余人的瑞丽人及国内外来流动人口,2019年公布的数据显示,有5万多人缅籍流动人员在瑞丽经商、务工。在瑞丽市姐告边贸区的一些街道上,缅甸人开的商铺鳞次栉比。

  黑龙江人何强(化名)到瑞丽4年,在此做珠宝翡翠直播,经常可以见到缅甸人前来贩卖翡翠原石。他告诉记者,在瑞丽餐馆打工的服务员很多是缅甸姑娘。在与中国“一网之隔”的木姐,经常有缅甸人将竹竿伸到铁丝网高处,向游客售卖货物,甚至会偷偷翻越铁丝网非法入境。

  至于此次偷渡进入瑞丽的确诊病例杨佐某,有人猜测她是“前来探亲”,也有人猜测是“曼德勒疫情严重,来中国避难”。但官方并未公布她偷渡的原因。

  如果仅从街景来看,瑞丽有点像封城时的武汉,路上经常只有外卖员、清洁工出没。由于绝大多数市民无法外出,奶茶店店主没时间闲聊,外卖员比平时更忙了,而缅甸籍清洁工推着垃圾车不停地寻找,也找不到垃圾可扫,他们这些天难得清闲。

  一个不足30万人口的边境小城,学校停课、快递停送、公交停运、商铺停业、直播停播,许多流动在边境线上的生意人因此受损。天一黑就摆满石头的珠宝城、往日熙熙攘攘的直播基地、夜晚门口停满小吃车的弄莫湖公园,都空空荡荡。偶尔街道上有一家开着的兰州拉面馆,也用两张桌子堵住店门,只许打包,不许堂食。

  这是中缅之间最大的陆路口岸城市。它拥有中国唯一实行“境内关外”特殊模式管理的边境贸易区——姐告。在姐告关口,经常出现“运进来热带水果,运出去摩托车”的忙碌场景。因新冠肺炎疫情封闭之前,这里每天通关过境人次超过4.9万。

  近年来,瑞丽因“玉石直播”而闻名。在何强所在的直播基地,有600家直播企业,3500名主播,平日里每天5万余人出入,中缅两国的货主摩肩接踵。而在姐告自贸区的玉城直播基地,有数据显示,7月这里平均每日成交5万单,带来4.3亿元的销售额。

  封城使这一切中止。原石进不来,珠宝出不去。28万余人等待解封一刻的到来。何强开玩笑般地说:“(封城)正好给自己放个假。”而出租车司机杨本树每天吃着泡面,刷着手机在小宾馆等待着离开瑞丽。

  在遥远的河南,一个快到预产期的孕妇每天数着瑞丽封城的日子,盼望早日解封。原因无他:她的丈夫在瑞丽工作,她希望跟丈夫一起见证孩子出生的那一刻。

  9月21日晚,瑞丽封城第七日,德宏州委常委、瑞丽市委书记龚云尊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宣布:“自2020年9月21日22时起,瑞丽市解除城区居家隔离。”

  这个晚上,有人相聚一堂举杯欢庆,有人在街头热切地告诉电话那头的朋友 “瑞丽解封啦”。有卖翡翠的商人在店铺里用冰淇淋“干杯”庆祝解封。许多市民不约而同地走出家门,整个城市的夜空被四处绽放的烟花照亮。封城7日来的宁静终于被打破了。多日以来滞留瑞丽的外地人来到高速公路收费站入口,排队等待离开。

  “但是”在解封当晚的发布会上,龚云尊说:“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零阳性不等于零风险,全面做好境外疫情输入防控工作仍然是当前的首要任务。”他还呼吁,各地不要对离开瑞丽的人员采取额外的限制措施——在经历过封城的地方,这种情况屡见不鲜。